皇马主场欧冠特批关闭顶棚!人在做天在看,不下雨就是室内足球!     DATE: 2024-04-13 12:25:45

原标题:皇马主场欧冠特批关闭顶棚!皇马人在做天在看,主场不下雨就是欧冠室内足球!

皇马伯纳乌球场欧冠特批关闭顶棚!特批天人在做天在看,关闭不下雨就是顶棚室内足球!

展开全文

欧足联允许皇马vs莱比锡的不下欧冠1/8决赛次回合在关闭球场顶棚的情况下进行比赛,这将是雨室历史上第一场在顶棚关闭的情况下进行的欧冠比赛。

伯纳乌的内足南看台有一个纪念皇家马德里俱乐部生日的巨型TIFO——“1902-2024,欧洲之王。皇马”

原来是主场皇马过生日,不希望被雨水浇湿了。欧冠

第65分钟,特批天克罗斯本方弧顶上抢成功后策动反击,关闭贝林厄姆一路带球长途奔袭后妙传助攻,顶棚维尼修斯默契跑位点球点附近迎球低射入网,皇马1-0领先!

这是小熊和贝林厄姆之间精彩的化学反应,小熊机智的拉动莱比锡后防移动为贝林厄姆创造空间和路线,而贝林厄姆则更加顺水推舟给了绝佳位置的小熊完成猎杀!

习惯拉边,也要习惯跑中路为队友创造空间,可边可中,小熊状态真不错。

第68分钟,哈维-西蒙斯右侧传中被卡瓦哈尔解围,左侧劳姆再送传中,门前奥尔班抢点头球破门,莱比锡1-1扳平!

奥尔班这个进球,源自于和小熊之前的对抗较量!

第54分钟,维尼修斯撞翻奥尔班,奥尔班起身抗议被维尼修斯推倒,主裁判向维尼修斯出示黄牌。

而第65分钟小熊进球了!奥尔班内心那股怨气彻底要爆发出来了!

好勇斗狠,这是年轻人的特质。

没有血性的洗礼,年轻球员就不可能成为球场上的霸主。

要说你很勇敢或者豪横,那需要感谢你的对手苦苦相逼!

皇马新主场的豪华屋顶,见证了122年的生日快乐,当然也目睹了这血性的比赛。

很多不看英超的球迷很不适应,踢足球干嘛要这样拱火打架?

上身体,那是英超和德甲比其他五大联赛都要火爆的特点。

西甲、意甲、法甲也都有很多犯规小动作,但相比英超和德甲的明火执仗,就小巫见大巫了。

有很多著名的漫画,都是描述球员出场前的装备准备好了没有,大扳手那是最醒目的配置,今天小熊不仅仅从背后猛撞奥尔班,还在对方起身理论的时候用两个大扳手狠狠地锁喉再次推翻对手在地!

要说在德甲踢球的奥尔班是见过世面的,但遇到西甲小熊,还是要吃亏。

皇马对冠军渴望的感觉,莱比锡是望尘莫及了。

连世界杯赛场都是要带上大扳手的,更何况欧冠呢。

大多数人是来打卡上班的,而冠军则是来拼命的。

态度的不同,决定了比赛的走向。

跌跌撞撞走进八强的皇马,夺冠赔率稳居第二,曼城仍然稳居第一,低调没坏处。

接下来的八强对决,才是欧冠正式开始了。

怎么感觉曼城的对手们,今年都不在状态呢?都是在低调蜷胜,这很欧冠,但冠军必须要从有过标志性赢球的球队中产生,看看八强对决,谁能够以精彩绝伦的表现来赢得人心吧。

人在做天在看,这句话自有一番道理。

关闭顶棚的皇马,也是挡不住天眼的。

大将军邓骘闻其贤而辟之,举茂才,四迁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之郡,道经昌邑,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谒见,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密愧而出。后转涿郡太守。性公廉,不受私谒。子孙常蔬食步行,故旧长者或欲令为开产业,震不肯,曰:“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选自范晔《后汉书杨震列传》。

大将军邓骘听说杨震是个人才,举他为茂才,四次升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他去郡经过昌邑时,从前他推举的荆州茂才王密正做昌邑县长,去看杨震,晚上送金十斤给他。杨震说“:老朋友知道你,你为什么不知道老朋友呢?”王密说:“晚上没有人知道。”杨震说:“天知、神知、我知、你知,怎么说没有人知道呢。”王密惭愧地走了。后转涿郡太守。公正廉明,不接受私人请托。子孙蔬食徒步,生活俭朴,他的一些老朋友或长辈,想要他为子孙置产业,他说:“让后世的人称他们为清白吏的子孙,不是很好吗?”

苍天有眼!

正饮酒间,忽一人乘醉而入,昂然长揖,入席就坐。温怪之,乃问孔明曰:“此何人也?”孔明答曰:“姓秦,名宓,字子敕,现为益州学士。”温笑曰:“名称学士,未知胸中曾学事否?”宓正色而言曰:“蜀中三尺小童,尚皆就学,何况于我?”温曰:“且说公何所学?”宓对曰:“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三教九流,诸子百家,无所不通;古今兴废,圣贤经传,无所不览。”

温笑曰:“公既出大言,请即以天为问:天有头乎?”宓曰:“有头。”温曰:“头在何方?”宓曰:“在西方。《诗》云:‘乃眷西顾。’以此推之,头在西方也。”温又问:“天有耳乎?”宓答曰:“天处高而听卑。《诗》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无耳何能听?”温又问:“天有足乎?”宓曰:“有足。《诗》云:‘天步艰难。’无足何能步?”温又问:“天有姓乎?”宓曰:“岂得无姓!”温曰:“何姓?”宓答曰:“姓刘。”温曰:“何以知之?”宓曰:“天子姓刘,以故知之。”温又问曰:“日生于东乎?”宓对曰:“虽生于东,而没于西。”此时秦宓语言清朗,答问如流,满座皆惊。

张温无语,宓乃问曰:“先生东吴名士,既以天事下问,必能深明天之理。昔混沌既分,阴阳剖判;轻清者上浮而为天,重浊者下凝而为地;至共工氏战败,头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缺: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天既轻清而上浮,何以倾其西北乎?又未知轻清之外,还是何物?愿先生教我。”张温无言可对,乃避席而谢曰:“不意蜀中多出俊杰!恰闻讲论,使仆顿开茅塞。”孔明恐温羞愧,故以善言解之曰:“席间问难,皆戏谈耳。足下深知安邦定国之道,何在唇齿之戏哉!”温拜谢。选自罗贯中《三国演义》。

三国魏晋人人都是段子手,就像唐朝人人都是诗人一样。

皇马继续赢球,过完生日了,就不该再遮天蔽日了,以后还是风调雨顺的好,毕竟别人家都没有这样的雨幕天棚,若恰好遇到的对手有天棚,那就礼尚往来,可以不淋雨,但也必须征得对手的同意,或许人家愿意淋雨日晒,天时地利人和,不能都让你皇马占绝了。就是要趁天上下雨刮风才有机会赢你皇马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